不定时失踪人士。

红尘以里。

习惯性叨逼叨,站在南极仰望星空。

那一刻胸腔蔓延的剧痛令我弯下腰去,树枝稀疏的影子在沉沉暗夜中飘摇。那一刻我想起独乐寺遥在山巅的那一块巴掌大的小田,想起层林尽染的空山大谷灌进的风,想起藏经馆泻了一地的月光。

那一刻我想起你。想起我将再一次遗忘你。
于是那一刻悄然落了雪。

评论
热度(4)

© 不定时失踪人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