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定时失踪人士。

红尘以里。

习惯性叨逼叨,站在南极仰望星空。

阻挡不住的,是回忆一往无前的平淡与消逝。

之后见生死,那分量重着重着就不再重,昔日曾经如斯深挚的,浩浩如江流的,终究也如捕风。

雪泥鸿爪啊。

评论
热度(3)

© 不定时失踪人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