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定时失踪人士。

红尘以里。

习惯性叨逼叨,站在南极仰望星空。

喝多了头痛,拍着桌子说这辈子简直了。要从长计议修改路线,不至于一方面强硬执拗一方面软弱可欺。老熊说你活得太逼仄,承认自己的缺乏不代表同时承认自己的怯懦,而我偏偏这样活着。

 

对自己缺少身份认同,前一阵和人讨论到底是被生死迎面拍击到不觉人生有更值得泛滥的涟漪还是被一潭死水笼罩只有缅怀没有意义。很长时间内其实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自己被什么所损伤,并且因为这种了解而感觉一切无可转圜。

 

难得自在从容。不过反正喝了酒,也还没有如约爱上谁【。

评论
热度(3)

© 不定时失踪人士。 | Powered by LOFTER